講者:高承恕
時間:2016.09.29

  • 大學的溫度

人類的文明,假如從長期的歷史來看,最寶貴的是,我們可以反思既成的現況,然後透過這樣的一個反思去想我們有沒有其他可能的替代、可能的選擇;人就本能而言,我們比很多動物都差,但是人除了學習,他更重要是從學習中可以有所反思。

董事長分享他常在想,大學存在的價值是什麼?大學教育的意義是什麼?董事長即以實際的例子做分享,針對《遠見雜誌》對臺灣145間大學進行排名,排行榜前段班幾乎都是國立名校或少數私立醫科,儘管作為私立綜合型大學的第一名,逢甲還是要必須要走出自己的路,近年來,逢甲在教學評鑑上表現不錯,但董事長仍認為以這些標準,哪天要是能夠擠上前十真的是祖上有德。

必須明白自己的限制,跟國家資源投入相對豐富的幾所國立大學,甚至和世界上的大學相比,逢甲只是一個小學校。

但是,小國也是可以有大想像,有限的資源也可以創造無限的想像。

董事長分享在逢甲在55年前是個幾乎沒有一棵樹的不毛之地,如今是方圓十里內最大的綠地,有大草坪、有生命力極強的老榕樹,從一個荒原不斷成長至今,所以要走對的路,並且持續努力。

大學研究還是要做,因為研究對教學是一定有幫助,不做研究老師會變笨,所以老師做研究是讓自己學習,學了再教導學生;而教學更是未來這個學校的命脈,不再只是認真,不再只是熱情,董事長認為現在大學都缺少一個東西叫「溫度」,老師跟學生之間的溫度,如果這個東西消失,這就不配稱之為一個大學。

大學的目的是什麼,為了下一代,為了年輕學生,如果從老師的角度沒有溫度,教學沒有熱情,也不適合做一個老師。董事長認為一個大學不但要有好的教育和學習環境,有好的研究與產學合作,更重要的是要關心每一位進到這所學校讀書的孩子,那樣的教育就不只是知識,而是有溫度,他不相信這樣的大學不能夠在全世界的高等教育裡立足。

談到今天的企業,大學本質上也是一種社會責任,不但大學要有社會責任,而且同時也要讓學生受教育後,也要懂得社會責任,這樣下一代才有希望,才可能更好。


《關於高承恕先生》
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榮譽教授、逢甲大學董事長: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學術專長領域為東亞社會經濟發展、世界經濟、經濟社會學、歷史社會學等,曾任東海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東海大學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台灣社會學社理事長、比利時魯汶大學客座教授、紐約亞洲基督教高等教育基金會董事、美國哈佛大學訪問學人、義大利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Bellagio Study and Conference Center訪問學人、美國華盛頓大學(西雅圖)社會系及國際研究院訪問學人等。
(資料來源:Googl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