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研究領域是探索資訊科技如何改變移動(mobility),其中包含實體車輛的移動、社會階的移動與人性好惡的移動。這十年來的研究發現告訴我,這個世界許多問題,都是資訊不對稱(information asymmetry)惹的禍。

從經濟學的角度,「資訊不對稱」指在市場中,參與交易的雙方(或多方)所擁有、可影響交易的資訊有所不同。一般而言,市場中的賣方通常比買方擁有更多關於交易物品的資訊,例如在二手車與中古屋的市場中,賣方對要賣出的車輛或房子的資訊比買方更多,也更加了解交易的標的物。但買方比賣方擁有更多關於交易物品的資訊的相反情況也可能存在,例如在醫療保險的投保過程中,保險買方的保戶通常比賣方保險公司擁有更多關於自己的醫療現狀資訊。

在過去的舊經濟時代,因為資訊不對稱(或資訊不完全)問題很難解決,因而導至逆選擇(adverse selection)或是形成經濟租(economic rent),引發尋租行為(rent-seeking)尋租」這個專有名詞簡單來說就是,在從事生產活動過程中,廠商或個人為了壟斷社會資源、或維持獨佔地位,從而得到獨佔利潤(亦即經濟租)所從事的一種非生產性的尋利活動。百年以來,由資本主義所主導的經濟邏輯,許多交易行為與商業模式都是拜資訊不對稱所產出的尋租與套利。其中,財產權(所有權)是形成經濟租、產生尋租行為的主要原因。例如,在農業時代,地主因為行使土地所有權,進行租賃或買賣而獲得收入。所以簡單來說,經濟租係來自於獨佔權力而獲得的收入。

經濟學家主張經濟租對生產過程及生產結果都不會帶來任何改善或好處,它只是單純的財富轉移,並會產生無謂的損失。然而,從競爭的角度,經濟租妨礙了廠商在市場中的自競爭,容易造成「市場失靈」。從國家的角度,政府的角色一向被認為是扮演市場失靈時的那一隻看得見的手被視為是照顧人民從搖籃到墳墓的保其治理目標不外乎「公共利益」與 「效率」。這裏的公共利益所指的是「做的事情」,而效率所求的是「如何把事情做好」,這是管理學的101常識。政府在經濟租這一件事情上,有極大的影響力。因為造成經濟租多寡與是否公平的遊戲規則制定者是政府,而政府解決經濟租的政策手段就是從廠商經濟租所獲得的報酬加以「課稅」,抑制廠商過度自利的行為。因此政府在維持商業交易秩序的主要職責之一,就是使經濟租儘量減少或消失,或是控制它的成長。

以政府形態來運作時,本質上是一個權利的運作過程。由於政治運作過程必然涉及交易成本的互動,因此參與者會藉由制度機制的設計與選擇來降低交易成本。例如,對於監督政府的立法者而言,他們會企圖降低協商的決策成本,以及確保行政官僚確實執行其立法原意以降低代理成本;但另一方面,對政府行政人員而言,則是希望提高委任授權的程度以及裁量獨立的空間來降低政策執行過程中所受監督。事實上,政府因為缺乏競爭機制,常常是一個相對無效率的運作組織。若是政府的政策手段無法讓經濟租消失或減少,我們就稱之為「政府失靈」。

當市場失靈與政府失靈變成不可避免時,過往在處理過高的交易成本時,常會寄望透過組織型式的專業分工與效率來克服。Williamson(1999)便從市場(market)與科層(hierarch)的二種型態的治理結構來分析利弊。市場治理結構具有較高的誘因密集度及績效主導性,而科層(亦即組織)治理結構則享有高度的行政管控能力與協調力。在面對治理結構的決策選擇時,可以分別從契約風險程度、廠商履約的風險,以及整體損益平衡的價格計算加以衡量。如果前述三者風險過高,則建議由組織內部自行生產該項產品,會比交由市場解決來的好。

在內部與外部組織的生產組合中,Williamson所關注的是交易成本的問題,因為在市場中不可能獲得完全的資訊,也不可能有完全的契約,更不可能對於代理人的行為進行完全的監控,因此要讓市場在交易成本為零的情況下運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Williamson認為交易無法順利進行是因為在交易過程中受人性因素及環境因素所導致的「組織失靈」,造成交易的困難與交易成本的發生。其中,環境因素包含不確定性與複雜性(uncertainty and complexity)及少數交易(small numbers),而人性因素則包含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以及投機主義(opportunism)。Williamson假設當有限理性與環境不確定性這兩項因素同時發生時,或者 是少數交易與機會主義同時發生時,便很容易產生資訊不對稱。

近年來因為數位科技與網路平台的興起,讓買賣雙方的資訊不對稱程度大幅下降,而讓源自財產權(所有權)專屬性的經濟租與因為獨佔權力而生的尋租行為有了改變。藉由廠商獨佔壟斷力所主導的舊經濟營運模式開如有了改變契機,愈來愈多宣稱共享經濟創新模式的社會實驗紛紛在不同產業與不同領域中進行,為日漸財富不均的貪婪世界帶來了一絲曙光。


  • 什麼是共享經濟

在如今的後資時代,開發中或已開發中國家社會的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過剩資源,但當然也都有一些沒有或不足的資源。過去,因為資訊不對稱問題,致使每個人所有的過剩資源大多長時間地被閒置不用,但所需的不足資源則苦無有資訊來獲得。但理想上,如果可以藉由科技的幫助,設計出可以媒合特定商品或服務的供給與需求雙方平台,應該可以有效解決資訊不對稱問題,創造出全新型態的交易邏輯。此種強調以「使用權」取代「所有權」,利用網路平台將大量的個人碎片式社會閒置資源加以有效揭露,讓有需求的他人可以充分利用閒置資源,以創新的「社群」來取代「市場」,發揮各自的價值,我們稱之為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

共享經濟正在形成中,尚未有精準且富公信力的定義。西方國家推動共享經濟的早期創新者美國共享汽車始姐Zipcar的創辦人羅蘋.蔡斯(Robin Chase)在其著作《共享型企業》中提到,共享經濟強調的是「剩餘產能」、「共享平台」、「人人參與」,與最後所形成嶄新的「人人共享」模式。這種共享方式可以把規模與資源等「組織優勢」,與本土化、專業化及客製化等「個人優勢」相結合,進而在一個稀缺世界裡創造出富足。

而中國大陸的騰訊研究院對共享經濟的定義為:「共享經濟,是指大眾將閒置資源透過社群平台與他人分享,進而獲得收入的經濟現象。」
這個定義包含了四大要素:
(1)大眾:這裏的大眾不限於只有個人,也包含法人(中小型組織、大型企業、非營利組織、學校、政府等),但形式應該是以P2P為主;
(2)閒置資源:主要包括資金、有形資產、無形資產、智慧財產權等流動與非流動的實體物品、無形知識、技能、經驗、人脈等;
(3)社群平台:主要指透過網路科技實現大規模分享的平台;
(4)獲得收入:主要有網路租借、網路二手交易和網路打零工等三種模式,這些也是基本的分享模式。換言之,如果上述的四者缺一,可能就不是共享經濟。

共享經濟的核心問題在於解決資訊不對稱。在過去的農業社會,因為生產供給不足,加上人們的地理移動範圍有限,所以社群型式(community-based)的經濟行為十分興盛,實體的交易市集(marketplace)與人際間以物易物的交換行為,成為農村普遍的常民生活型態。但從二百年前的工業革命至今,隨著組織的專業分工、市場競爭效率與資訊數位科技的發展,早已將人類社會從過去「供不應求」的缺乏年代,走向「供過於求」的過剩年代。人類不斷追求物質生活的結果,製造出大量的閒置資源,過度的經濟剩餘造成了各式資源的嚴重耗竭,環境永續與保護地球成為人類正在面對的生存功課。

從目的面來看共享經濟,共享經濟在於解決經濟剩餘,這裏所謂的經濟剩餘,意指規模生產與過度消費的產物。經濟剩餘在企業層面的表現為「閒置庫存」與「閒置產能」,在個人層面的表現為「閒置資」、「閒置物品」與「閒置間」、「閒置時間(人力)「閒置知識」。在過去,社會中的經濟剩餘就像玻璃碎片,零零散散存在於各個領域,整合成本極高,卻很難發揮應有的社會效益。想分享,也只能小規模、小區域的進行。但是隨著智慧型手機日漸普、互聯網技術日漸成熟,雲端運算與巨量資料讓人工智慧得以實現,人類目前已有能力能把大量的碎片資源整合到專業的網路平台,讓任何人(anyone)、在任何時(anytime)、任何地點(anywhere),採取任何方式(anyhow)來進行同時可以滿足大規模與客製化的線上供需配對,並進行線上到線下(online-to-offline)的經濟剩餘交換,創造過往無法想像的新經濟效益。

在這個共享系統中,需要以「網路」(包含互聯網與物聯網)為手段,連結所有人促進大規模的供需媒合;而執行此一手段進行供需媒合的中介組織就叫做「平台」(組織)。因為鏈結經濟剩餘必須依賴發達的網路平台,故共享經濟常常也被詮釋為是一種平台經濟(platform economy),而掌控網路平台的中介組織常被稱為是平台業者。

共享經濟的關鍵價值主張在於平台業者所推出的平台是否能真正的解決經濟剩餘,同時讓參與的雙方或多方都能受益。例如讓需求方降低成本(以租代買),供給方增加收入(活化剩餘,投放廣告的第三方可以接觸到目標客群。反過來說,如果某個共享經濟的平台帶來的不是供需的雙贏或多贏,那很能又落入了舊經濟的尋租行為。


  • 共享經濟是舊酒裝新瓶,還是新酒裝新瓶?

對應共享的新經濟模式是過往已運作超過百年的獨佔尋租經濟。但共享經濟是新酒嗎?還是只是用共享的新瓶裝舊酒(獨佔經濟)呢?如果是新酒,可以用過往的舊瓶(傳統的社會制度與現行的經濟組織)來裝載嗎?或者要重新設計新瓶(共享經濟時代的城市治理)來運作呢?

究竟共享經濟會將人類帶往美麗的均富新世界,或者是催生出突變的獨占經濟巨獸?未來是否有可能除了平台統治者(與利益關係人)之外,大部份的利害關係人(供應方、需求方、廣告主、第三方、物流等外圍合作伙伴等……都將成為平台的奴隸者,讓整體社會淪落到均貧悲劇?

這一齣共享大戲如何在新經濟中上演,讓我們拭目以待……!


《關於作者》
侯勝宗(Samuel, Hou)
政治大學 科技管理博士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所長
研究興趣為社會創新創業、動態競爭、共享經濟與入世學術。研究領域專注於科技與組織的動態演化與服務創新。曾獲教育部國家全額公費留學獎學金,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大學達頓商學院進行博士後研究。侯勝宗博士在加入學術界之前,曾擔任一家台灣中型藥廠公司總經理,並曾經投身於網際網路的創業行列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