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者:鄭志凱
時間:2016.09.29

  • 創投在中國的發展


創投這一個職業,你一年可以聽到好幾百個創業的想法,每一個想法都是透過他們的經驗、腦力、創新,想出來跟別人不一樣的想法,去創造出一些社會、經濟影響。這些創業的人很多都來自一流大學:Stanford、Berkerly、Harvard、MIT的碩士生、博士生,他們天天把最新的想法跟你講;鄭志凱董事長分享如果對方所說他完全聽懂的話,這樣的案子他大概不會投資,而這些創新的想法裡面,有很多可能是最新、最熱門的,像是AI(人工智慧)、Big Data(大數據)、IOT(物聯網)、T cell(T細胞),或農業生技的東西……。

在他的創投生涯裡,臺灣和中國大陸兩邊的發展,就他這幾十年的觀察下來,對從臺灣出來的他有很深刻的感受。

  • 創投與台灣的經濟發展


鄭志凱董事長分享,創投工作的意義不只是創造資本利得,對於社會也是有非常大的影響和貢獻。

臺灣經濟在過去曾經有非常輝煌的成果,他認為有幾個重要因素是讓臺灣在那個時空之下得到非常好的經濟發展,他稱之為紅利,第一個紅利為冷戰,60到89年將近30年間,全世界處在冷戰的國際政治下,相較於大陸在鐵幕國的竹圍內,臺灣作為一個自由實踐的第二橋頭堡,面對商業機會處於比較有利的地位;第二個紅利為國際分工,70年代開始,美國許多企業將其製造向外移轉,特別是臺灣作為美國的盟友,所以三、四十年前,許多要向外建立生產製造基地的企業,臺灣是一個重要命脈和選擇。

  • 創業與臺灣矽谷

在我們人類經濟發展、資本主義發展這200年的過程,除了早期的鐵路、汽車等等,這些之後最重要的一個嶄新產業就是——個人電腦,它是一個從無到有的產業,這樣的產業機會上是很少的;然而,像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機器人、生技、無人車……現在所談很多新興產業,事實上它是一個取代性的;但是PC卻是無中生有,因此所受到的阻力也最少,隨著PC就有很多半導體的機會,在那樣的特殊時空環境下,臺灣因緣際會,加上本有的良好條件:好的教育水準和人才素質高。

過去的人談創業,他是可以透過時間來累積資源,因為當時競爭少,社會資源也少,資本亦不發達;但是現在,不管是網路的關係,讓資訊更容易取得,或者是全球化的關係,讓資本、人才、想法的流動更為快速,對於現在年輕人想要創業,他沒有辦法用時間去累積資源,他反過來要用資源去爭取時間,因為他要跟大家賽跑,跟全世界任何一個想法賽跑,在全世界上大概會有三到五個跟你一樣的想法在那邊競爭,它也許是不同的市場或不同的角度,這時候要比的是你的執行、你的資源……

到底矽谷代表的是什麼?我們到底要跟矽谷學什麼?第一個我們不會變矽谷,條件差太遠,全球百分之四十創投的基金是投在矽谷,臺灣要變成亞洲矽谷那是更不可能……


《關於鄭志凱先生》

鄭志凱(Chih-Kai Cheng) 聯訊創投公司(Harbinger Venture)共同創辦人及美國總經理 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研究所,曾擔任美國聯強公司 (Synnex Corporation, 財星 500 大企業)及台灣神達電腦機構各項高階 管理職位。創投生涯十五年中,曾經主導美台中多項投資,領域涉及半導體、 通訊、軟體、生技醫療及傳統產業。旅居美國矽谷二十餘年間,因業務及投 資需要,每年多次往返矽谷、台灣、及中國大陸,廣泛接觸三地傑出人才, 及各產業先端創新技術,因而得以近距離觀察產業的更迭,趨勢的潮起潮落, 以及創業的艱辛與收穫。 近年來與台灣產學研各界保持密切聯繫,除擔任工業技術研究院及清華大學 顧問外,與年輕世代各創業聚落經常互通訊息,相互打氣,共同重振台灣創 新創業風氣。 2007 年擔任美西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2013 年與矽谷二十位創業家與創投 家成立 SVT Angels,重新建立台灣與矽谷的鍵連。 2014 年共同創辦活水社 企投資公司,專門投資輔導台灣尚在萌芽階段的社會企業。自 2007 年起定 期撰寫專欄,由遠流出版社結集為《錫蘭式的邂逅》, 2014 年大陸出版,書 名為《創意的未來-硅谷的人文精神》。目前專欄文章於《天下雜誌》「創新 學院」、天下網路版「獨立評論」 及 TechOrange 定期刊出。

(資料來源:Google)

發表迴響